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,我们的身边是浓雾弥漫

最近,埃隆·马斯克可谓春风得意,特斯拉因为利润创新高、上海工厂投产预订形势一片大好等诸多消息,半年前跌得好像快破产了的股价,两个月暴涨3倍,成为市值仅次于丰田的全球第二大车企。

此前,特斯拉是美股中做空力量最多的知名公司,也是华尔街分歧最大的公司。很多知名机构的分析师认为:“一家连下季度交付数量都无法确定的公司,大家却深信它能在2020年或2025年能干一番大事业,……不管特斯拉股价达到多少,都是没有意义的,我认为它的价值为零。”

这也难怪,很多人都觉得马斯克不靠谱,常常乱承诺,新车型每次都是一推再推,导致企业现金流迟迟得不到改善,“忽悠”投资人。

但这些人都被自己的印象所欺骗了。

有一位粉丝统计了马斯克以前各种承诺的兑现情况,结果发现,虽然马斯克承诺的日期常常“跳票”,特别是重要的承诺,最长延迟了两年之久,但问题在于,绝大部分承诺都兑现了,特别是关于新车型、炫酷功能、产能提高的那些至关重要的承诺。

这个报道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去年写的“模糊的正确”系列文章,这是我去年一个重要的系列文章,当时答应大家找一些案例,而特斯拉刚好是一个“完美的案例”。

因为“模糊的正确 ”常常遇到挑战,但基本不会犯致命的战略错误。


选择最难考卷的“乙同学”

想像一下你正置身于浓雾中的丛林,只依稀通过太阳辨别方向,你发现此刻正确的方向上泥泞一片,前方不知道有什么。

选择这条道路,短期内,你不一定会做对,所以是“模糊的”,但你总是沿着正确的方向在走,所以又是“模糊的正确”。

在相反的方向有一条大路,选择这条道路,短期内,你会走得很好,所以是“正确的”,但你并不知道这条路将把你带向何方,所以它是“正确的模糊”。

在“XX的XX”的表述形式中,前面的定语是表象,后面的中心词才是本质。模糊的正确,“模糊”是表象,“正确”才是本质;而正确的模糊,“正确”是表象,“模糊”才是本质。

道理很容易接受,但一遇到实际问题,绝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相反的方向。

比如我在这篇文章中说:选择“模糊的正确”,你就必须接受更低的成功率。

很多人留言说,你说反了吧?“模糊的正确”难道不应该是成功率更高吗?

并没有说反。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,有甲乙两个学生,入学成绩差不多,因为学校每次考试都允许学生挑选不同难度的考题,“甲同学”每次都挑容易的试卷,而“乙同学”每次都挑难的试卷,可以想像,甲的分数大部分时候都是超过乙的,但最终,一定是乙的成绩提高得更快。

原因在于,大部分人在考虑要不要做某事时,最常用的依据是成功率,当然会挑容易做的事。

对于大部分日常工作而言,准时完成工作肯定更重要,没有按时间完成工作就是一种失败,所以马斯克给大家的印象是“常常失败”,火箭发射失败也就罢了,你造个汽车常常“放嘴炮”,这才给了大家一个“不靠谱”的印象,导致华尔街一堆对冲基金做空特斯拉——这些人可不是“键盘侠”,而是用真金白银去赌特斯拉会破产。

事实上,马斯克之所以常常“跳票”,因为他就是那个每次都选最难的考卷的“乙同学”。

比如说,电动车要跑得快,就要设计更轻,材料专家告诉马斯克,最合适的材料当然是铝合金,不过这玩意儿不成熟,容易断裂,还容易出现裂纹,不好上漆。

马斯克说:OK,那就用铝合金,“至于你说的缺点,就是你们要解决的问题。”

于是,新车型的上市又一次被延误了,但人们也因此得到了更轻更快的跑车。

“模糊的正确”的第一个特征,是足够大的目标,提供方向的指引性,所谓“正确”,就是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所谓“模糊的”是你现在并不知道具体如何实现它。

不过,这个例子让人感觉,只有困难的事,才是“模糊的正确”。

事实并非如此。


靠不住的用户需求

前几天,我看到有人在微博上说,现在出门开车,忽然很希望自己的车也有特斯拉X的“生化武器防御模式”。

想想第一次看到这个名词,你是不是觉得马斯克又在搞怪?当年特斯拉X宣讲时,马斯克详细描述了自己的过滤系统,一再强调这些过滤器能够使进入车厢的空气达到医学标准,并且命名为“生化武器防御模式”。

在场的人都笑了,大家都不以为意,觉得这就是个营销的噱头。

但马斯克是当真的,那些在旁人看来并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的花哨功能,因为他的坚持,导致新产品上市常常一拖再拖。

然而2017年一场加州大火,大家忽然想到了这个功能的先见之明。一名美国车主发文感谢马斯克,说“生化武器防御”这个功能在加州大火中救了他们全家一命。

很多人认为这个例子体现了马斯克的眼光,擅于挖掘消费者的需求,但我不这么认为。

没有一个正常的人会认为自己的汽车需要“生化武器防御模式”,直到你带着对病毒的恐惧坐进自己的爱车。

所以亨利.福特说:“如果你在汽车没被发明的年代,问人们需要什么交通工具,人们只会告诉你,他最想要一辆更快的马车。”

消费者的需求当然是“正确的”,但却是“正确的模糊”,因为人们随时可以改变自己对生活的向往,昨天还是“就算饿死也不吃一口”,今天就变成了“真香”,昨天还是“岁月静好”,今天就变成“向死而生”。

电动汽车并不是什么新鲜发明,之前的大厂也开发过很多成功的车型,但它们的“成功”最后却被一个“门外汉”给颠覆了,因为传统汽车厂商太了解消费者的需求了,他们知道用户根本不需要什么“生化武器防御模式”,他们更知道消费者耐心有限,新车型上市日期一旦延误,就被竞争对手抢走了,所以不敢冒险用没有把握的新技术。

想一想,我们的新产品开发模式是不是这样的:发现了用户在使用过程中的一个小小的痛点,率先满足,并在销售上得到回报,于是再发现“痛点”,再给予满足。可几次这么一来,你最终发现,如果客户没有需求,你就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发新产品。

到最后,用户还是无情地将你抛弃,投向从不鸟他们的马斯克的怀抱。

其实消费者最多知道现有的选择中最好的,马斯克的粉丝之所以一遍遍地听他忽悠,因为他们仍然需要有人告诉他们,未来是什么。这群人需要的不是准时,而是未来。

对于马斯克而言,重要的是他要造一辆真正属于未来的车——甚至不算是车。他相信自己对于未来的理解,并引用威廉•吉布森的话:“未来已经来临,只不过分布不均而已。”

特斯拉Model S的开发从一开始就是以“加强加速性能”为核心,所以特斯拉的第一个决定就是要在仪表板上加一个“疯狂模式”。到了后来,他觉得自己应该再进一步提升加速性能的方法,于是“疯狂模式”又改成了“狂暴模式”。

“模糊的正确”不一定都是很困难的事,但一定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。“模糊的正确”的第二个特征就是“不易变化”,因为消费者善变,所以你根本不应该care他们,你只应该专注你自己内心深处那些不变的东西。

而时间,正是对现代社会的人们最大的考验。


解决问题的思维

宏观经济学有一个“总供给理论”:经济增长,短期看需求,长期靠供给。

短期看需求非常好理解,一下子那么多人要戴口罩,口罩的生产自然爆发式增长,只要有需求,造汽车的也可以生产口罩。

“长期靠供给”是什么意思呢?小国的经济总量永远超过不了大国,这不是需求的问题,而是劳动力资源的供给有限,所以一个国家经济的长期增长,靠的是劳动力、资本、技术这些资源的供给。

劳动力的增长速度是无法改变,全球化的资本只往有利润的方向流动,所以,造成增速突然变化的,只有科技水平。

科技的发展跟人口不一样,是跳跃式前进的,所以长期而言,历史的发展从来都是某人创造了一样划时代的东西,于是整个世界突然改变了。

此时,并没有什么用户需求可以指引方向,只有创造者内心的渴求如塞壬的歌声,在黑暗中引诱着你前进。


小结

人性的弱点让人喜欢更清晰简单的东西,渴望身边可依靠的东西。但问题在于,人生就是一片迷雾,你永远不知道你脚下看似平坦的大路将你带向何方。如果你只盯着身边的目标,表面上你在前进,其实是在迷雾中绕圈子。

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模糊放在现在,把清晰留给未来,接受现在的不确定,直面失败的恐惧,敢于向远方唯一清晰的目标前进。

你的目标是星辰大海,你的身边是浓雾弥漫。